林继东:所有努力和转身都为更好地演戏
2016-03-04 15:31:15

导语:“我所做的所有的努力和转变,都是为一件事情——演戏。我相信,虽然观众只能从镜头前看到你,但如果你真的把一切都做好了,观众会跟着你演的人物走。角色没有大小,每个角色都需要认真对待,我把演戏当成自己的生命,当成人生最宝贵的经历去珍惜它。”——林继东

2016-01-01 文/姚珺文

摄影/叶开 

造型、场地提供/朵拉视觉

服装提供/HOGO BOSS

 

 

 

这是一个最不以年龄论英雄的时代,对于演员更是如此,张爱玲“出名要趁早”这句话盛行的时代早已蒙尘,在这个根本无法提前做出决断“谁能成就”的时代,有人远瞻愿景,有人跟随潮流,若有人心怀感恩地带着正能量和社会责任感去做好每一件事,就算完美了吧。演员是特殊的职业群体,在这个几乎透明的信息时代,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,无论是以话题还是角色。通常作为采访者,我们不会站在他们的立场上,或者走进他们心里去看看他们内心的纯良。对于话题,我们有职业敏感度,但同时,作为传统媒体人,我们坚持从角色背后看演员,对一个能踏实做好演员这份职业,用最大的努力去表达每一个角色的演员,我们始终心怀敬意。所谓“孤标傲世偕谁隐,一样花开为底迟”,林继东就是其中之一。

我们给林继东拍摄了一组独家大片,从中午一直拍到傍晚,大部分时候他都不太说话。我采访过、拍过很多的演员、明星,面对相机镜头,面对记者,他们都会有所表现,拘束、热情、稳重、性感、真诚、卖萌,等等,都是一种表现,可林继东统统都没有,直到朵拉的一只猫跳上了吧台,和林继东对望着,乖巧呆萌的样子与林继东的安静同框,画面竟然非常和谐。看起来,人并不是只能通过言语来表现自己。“我的生活圈子很简单,没有过多的业余爱好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,除了工作,我没有太多跟大家分享的有趣的东西。”他这样评价自己。简单并非无趣,只是时间分配的问题。在第二次和他一起聊戏的时候,他的话则稠密了许多。想来正是因为有这种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琢磨角色的人,才会有那些荧屏里深入人心的角色,《永不回头》里的安浩天,《AA制生活》里的张大伟、《你好,三十岁》里的孙然、《山楂树之恋》里的林丹青,他们哪一个都不是林继东,但他们都和他骨血相连,因为这些角色的鲜活和真实,才能让观众产生强烈的共鸣。

 

一腔热血 两处花开

林继东还在电影学院念大三的时候,拍了他人生第一部电视剧《黄沙下面是沃土》,这是一部在央视一套播出的广受好评的农村题材剧。整个故事以甘肃广阔的自然风貌作为背景,刻画出了在特定的历史时代下积极进取的一代人,整个剧情和过程也充满悲剧色彩。林继东饰演的是男一号。这部剧同时也是邓超的第一部作品。对于这部15年前拍的作品,艰苦的拍摄条件让林继东至今印象深刻,当然他更对那个年代演员的敬业和认真程度感慨。“这部戏是在甘肃的戈壁滩拍的,特别荒凉,我们所有人住在大戈壁滩类似窑洞那样的地方,十几个男孩住个大通铺,洗澡最近的地方是在开2、3个小时车才能到达的镇子。所以男孩都是一个多月没洗过澡。因为缺水,全剧组的人都要排很长的队,去抽水洗脸,拍了八九十天。但这不是最主要的,我印象最深的反而是那个时候大家拍戏的用心和认真的程度,那种敬业程度,现在少之又少了。”只聊三两句,便知其人其事,人生的第一步很重要,演员的第一部戏同样重要,这种艰苦却又对艺术严谨的创作态度,无疑给了林继东的演艺之路一个良好的开端。

事实上,从踏入这个行当开始,林继东就不是一个单面手。他既演戏又做导演,风生水起之时,他又转身离开。在执导完黄磊、范冰冰主演的《天一生水》之后,林继东却转头去做了动画片导演,那时的动画片市场并不好,可他一做就是4、5年,一个年轻人的黄金十年他用去一半,单凭一腔热血和对动画的喜爱。一直到2010年底,他才正式回归做电视剧。我们看到的林继东大部分作品都是他回归后拍的。除了演员,林继东还有几个头衔:出品人、制片人;涉猎电影、电视剧和话剧。离开电视剧的几年,对林继东而言,并非停滞脚步,而是积累和成长。

林继东还有一个重要身份,就是电影学院的青年教师,至今已经十五载。林继东坦言做老师是受黄磊的影响。黄磊曾经是林继东在电影学院时的老师,他敬重黄磊为人师表的风范,对林继东而言,教师这个职业是他的一个梦想。“我们班每一个同学受他的影响和触动都非常大,包括对人生的态度和价值观。加上我在内,我们班应该还有6、7个人坚持在教师岗位上,一边拍电视剧一边做教师。”很多人说林继东的演艺之路和黄磊有点像,同样是做演员、做老师、做幕后,但其实每个人的人生之路都不同,成长经历的点滴也千差万别,难以比较。

 

推翻和重塑

《永不回头》是一部可以留得住的作品,讲述的是几个刑满释放后的人员自我救赎的故事。直到现在还有人对林继东说,这部剧拍得有多好。林继东饰演的安浩天是剧中最让人头疼的角色,常常无事生非,但仍有年轻人活跃进步、锲而不舍的一面,人物饱满又有灵气。当然,纵观林继东所有的作品,他饰演的每一个角色都不是单一扁平的。

出演哪部作品看缘分,但角色塑造得成功与否主要还是看演员花的心思有多少。“在这个行业,95%的演员并没权利挑选自己想要的角色,导演、制片人会给你安排你适合的角色,演员是很被动的。比如《AA制生活》里的张大伟,这个角色跟我本人出入很大,一开始我演得很苦恼,导演想要的人物跟我原本体会出来的其实不太一样,在塑造这个角色的时候,我一直在挖掘这个人物身上和背后的东西,我本人不是这样的人,就从身边的人、看过的小说、电影里去借鉴,慢慢融入自己的血液和骨髓。大部分我演的角色都是我在靠拢这个人物,而不是演成我自己。”

塑造角色对于职业演员来说应该不难,但推翻自己重塑角色,并非易事。演绎出一个深入人心的角色,到底有多重要?有多难?“现在大家都在演自己,过于自我表达。演好一个角色真得很难,需要花很多心思,做很多功课,不光要把自己的戏搞明白,别人的戏也得清楚,想要了解一个人,需要了解他的家庭和成长背景,将剧本给的东西,功课做得大之又大。”观众在电视机前看剧,很容易理解和接受一个贴近生活的剧中人,哪怕他是不完美的,但他只是生活中的人,身边的人。林继东做的就是这样的功课——成就“观众的代入感”。“观众只能从镜头前看到你,如果你真的把一切都做好了,从你的内心出发,才能让人产生代入感,观众才会跟着你走。角色没有大小之分,每个角色都应该认真对待,把它当成自己的生命,当成人生最宝贵的经历去珍惜。”对于“最喜欢自己演过的哪一个角色”这样老生常谈的问题,林继东说,对于他而言根本没有答案。从2010年回归,他拍的第一部戏《永不回头》,接着是作为出品人和主演的《30岁,你好》,然后是《山楂树之恋》《幸福在哪里》《我在北京·挺好的》……一直到近期的《我的铁血金戈梦》和《义道》,他如数家珍。“我认为每一个角色我都付出了努力和心血,有的角色好,有的差强人意,但这个差别只是在我今天来看,那个时候我认为已经很好了。”林继东重视每一个角色的原因,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尊重别人对自己的信任。他认为别人把剧本给你,得感恩,不管角色是否喜欢,都得百分之百付出——这是对职业的尊重和别人对你信任的尊重。最后把角色塑造好,这是最大的回报。或许,懂得区分短暂的快乐和永远的满足感,是人生成长中重要的一堂课。

 

小人物抗战精彩首秀

12月29日,林继东主演的《我的铁血金戈梦》登陆贵州卫视。该剧粗粝中有细腻,在大抗战背景下描绘出一个小人物的喜怒哀乐。林继东饰演剧中男一号冯铁豹,带领自己的兄弟们游走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,演绎出一幕幕亦庄亦谐的抗战精彩秀。

林继东以前并没有演过抗战剧,因为与该剧的出品公司合作过《我在北京挺好的》,收视不错,他认真的态度也让对方看重所以有了这次合作。“我没拍过抗战戏,原本以为抗战戏是有模式的,但其实并不是。开机前,我和导演、编剧进行了八天的剧本讨论,甚至每一场戏每天都要讨论十几个小时,基本上做到了每一场戏的调整和修改,等于重写了一个剧本,细致到人物的每一个状态。”

《我的铁血金戈梦》主要讲述小人物的抗战成长史,怎么拿捏人物的特征是重中之重。在一个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偏远小镇上,生活着一群怎样的人?“他们应该是最底层、最艰苦、最努力地活着的一群人,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活着。一群为了能活下去的小人物,他们不了解世界有多大,国家有多需要你。但他们知道,他们的亲人、兄弟姐妹的生存有多重要,所以铁豹一开始并不是一个英雄,他是为自己身边的亲人而活着,他有很多缺点,狡猾、狡诈,甚至他身上不完美要比完美的东西多得多,当他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离去之后,这些不完美一开始被他的仇恨所掩盖,但一步步成长之后,那种中国人骨子里带有的东西(坚忍与顽强),慢慢开始散发出来。”剧中林继东的造型被称为“雅痞”范儿,林继东笑言原本想穿大裆裤,更具乡土气息和黄土气息,最后还是向当下大众审美妥协。

剧中饰演铁豹“青梅竹马”王钰翠的是苗圃,正宗西北大妞苗圃饰演了一位爱耍小性子、傲娇可爱的地主家大小姐钰翠,她刁蛮任性却也憨实可爱,她追随铁豹在枪林弹雨里穿梭,在紧张激烈的抗战里,钰翠与铁豹的感情线为全剧增添了几分温情。一向对戏苛刻要求的林继东对自己的师妹苗圃评价很高,“我们合作起来非常舒服,也默契,她身上有一种和角色很贴的劲儿。”

 

自由表达的一切都与精神挂钩

演员能够出演哪个角色大部分时候是被动的,对于林继东而言,做出品人也好,制片人也好,是想让自己的能量发挥得更大,还是单纯地爱好,抑或是能够更加自由地表达。林继东给出的答案是后者。“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件事情,我最爱的一件事——演戏。做幕后的工作是对我表演的成长提供了最大的帮助,一是能帮助我更多地了解这个行业,二是演员很被动,很难去塑造很多你更喜欢的东西,我做这些都是为了让自己更多地拥有塑造角色的机会,一切都是让自己奔向最喜欢的专业和最喜爱的事才做的。”

在采访中,林继东自然而然地把这个题目分成两个部分:一个是对自己的职业而言,一个是对演戏本身。

“其实我是一个更多地考虑角色的人。在表演的过程中,当对手站在我面前,我可能不会为他本人考虑,而是为角色考虑,有时会忽视了对手演员。我可能很任性,演完之后只要导演喊停,我会马上跟大家道歉。”林继东有一个合作过的好朋友,几年后两人一起吃饭,朋友跟他说,“继东哥,你知道我跟你拍戏压力很大吗?”“那时我才知道,我这样的方式可能会影响别人的情绪,演员最重要的是放松,只有放松才能演出最好的状态。所以我在慢慢调整。”林继东说。

细节影响成败,许多个细节就注定了结果。林继东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,甚至是苛刻,但所有的一切都只为一件事:把戏演好。戏好看了,一切都好。他认为尊重了每一个角色,足以。“真正的尊重是,在现场每一部戏演完了之后,大家都能对你翘大拇指,说演得好,这是我最满足的时候。”

2014年,林继东成立了个人工作室。筹备的电视剧有表现小人物抗战的《龙九命》,还有即将开机的《一家无主》。同时,他也在储备网剧项目。对于尝试做互联网的内容,林继东有自己的坚持。“网络的传播力很广,所以我们要做网剧。我希望传递给大家正向的、制作精良、也会符合年轻人的口味、有好看的视觉的作品。最近看着网上的内容,我真的在反思,为什么它的点击率会这么高?现在年轻人到底喜欢看什么?大家真的难道就是一乐就完了?乐完之后呢?作为艺术工作者,更应该做好传播作品的责任。我一直认为我们可以没有深度,可以很浅显,但不能把浅显和低俗混为一谈。要做正能量的东西很难,但低俗段子一天可以编出很多条,一切都与精神挂钩,大家得有社会责任感。”

曾经有个电视节目邀请林继东和他的未婚妻、同是演员的沈陶然参加,爆料林继东生活中几乎“低能”的表现,比如不知道怎么去保养车,也不会办理银行业务……诸如此类。但林继东只是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,不想参与其中,并且在人多的环境中,他会有莫名的“燥乱感”和手足无措。林继东自嘲说这真的是一种病。林继东和沈陶然是圈内有名的一对儿,沈陶然熟知林继东的这些毛病,所以非常体贴。除了对演戏,生活中林继东并没太多要求,两个人把生活变得反而简单了。

常听到一句话,在哪儿有干净?在污泥里就有;在哪儿有单纯的爱情?在肮脏的金钱社会里,依旧能找到莲花。林继东和沈陶然5月正式结婚,目前还是各自住在各自的家里。他问我,谈了这么久的漫长恋爱,如今也是各住各家,是不是跟时代很脱节?但我想说,人想要得到什么?简单与快乐,喧闹与名利,都是因人而异的,跟年代无关,跟是不是明星更无关。